病猪夜游菜花饼

尼桑/普爷/湫/沉迷双神.威中心/常年躺尸.垃圾制造者/抱歉世界

我喜欢的聂鲁达的诗!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突然就想都放到lof来。
以前读的时候做的摘抄。
现在再读一遍的话说不定喜好会变,不过这些句子现在也依然喜欢。
虽然不太能看懂诗,但感觉上非常美。
诗是一种引起共鸣的天才的创造吗?
和文章写得超棒的阿沫讨论聂鲁达的诗什么的好幸福…






「那兒,在最高的篝火上我的孤獨蔓延燃燒,溺水者一般揮動臂膀。」

「孤帆上的天空,山丘下的阡陌:你的記憶由光,由煙,由平靜的水塘組成。你的眼睛深處燃燒著千萬霞光。秋天的枯葉繞著你的靈魂旋轉。」

「生命溢散如空氣,如水,如寒冷,模糊不清,被時間一碰便消失,仿佛在死前即碎為細屑。」

「所有的水滴,所有的根,所有的光線都來了,它們來到我這裏,或早或遲。」

「晚霞的火焰在你的眼裏爭鬥。樹葉紛紛墜落你靈魂的水面。」

「我是絕望者,是沒有回聲的話語,一個一無所有,也擁有過一切的人。」

「你是我荒地上最後的玫瑰。」

「這裏有因你的缺席造成的孤獨。下雨了。海風追獵著流浪的銀鷗。」

「你在時間中復活,纖瘦而沈默。」「啊,沈默者!」

「旋轉、漂泊的夜,眼睛的挖掘者。讓我們看有多少星星粉碎在池塘裏。」

「我說過你在風中歌唱,仿佛松樹,仿佛船的桅杆。」

「孤獨與夢交織,與靜默交織。禁錮於大海與悲傷之間。」

「歌唱,燃燒,逃離,仿佛瘋子手中的一座鐘樓。」

「思想著,放走鳥兒,抹消形象,埋葬燈。」

「在那巨大的扇子上?你遙遠一如現在。森林裏的大火!呈藍色的十字燃燒。燃燒,燃燒,火苗四射,閃耀於光之林中。」

「霧氣散開成舞蹈的形體。一只銀色的海鷗從西天滑落。有時是一片帆。高高,高高在上的星星。或者一條船的黑色十字。孤獨的。有時清晨醒來,連我的靈魂也是濕的。海遠遠地發聲,回響。」

「當大地被沖洗得煥然一新,另一些眼睛將誕生於水中,小麥也將生長,不再流淚。」

「另一層皮膚會覆蓋同樣的骨頭,另一些眼睛會看到春天。」

「鞋子與路不再夠用,大地對流浪者也不再有用,根已穿過黑夜,你將出現於另一個星球,註定倏忽即逝,終將蛻化成為罌粟。」

「離開是如此巨大的房子,你將穿行過牆壁,把圖畫掛在大氣之中。」

「即使在那兒,時間依然繼續,期待著,雨點般落於塵土之上,急切地想抹去甚至不存在的事物。」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