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猪夜游菜花饼

尼桑/普爷/湫/沉迷双神.威中心/常年躺尸.垃圾制造者/抱歉世界

【雙神/兄神】別的小朋友都回家了,你什麼時候來接我呀。

by青花



神威以书盖脸,脚跷在桌子上,上半身后仰,抵着椅背前后晃动,两手交叉放在腹部。随口哼出的调子毫无节奏可言,旋律也乱七八糟。阿伏兔从神威脸上摘下那本高等代数,反扣在自己背后的课桌上。
「老大,今天……有个挺可爱的女孩儿闯进学校里来了哦。」
神威抬手遮住眼睛,「恩……那不是挺好的吗,告诉她有实力才能来见我哦。」
「这……你知道是谁吗?」
「恩?还有什么别的可爱的女孩儿会来闯我们夜工的校门?」
「这倒说得十分地有道理。」
「那,什么叫有实力啊?」阿伏兔抓抓乱糟糟的头发。
神威慵懒地叹了一口气,「唉……难得的休息时间……让底下的都去和她打一架,不准耍阴招,输了就要认,还有,把她打残算我的,不过可别打死了。」
「毕竟是珍贵的妹妹呢。」神威吩咐完阿伏兔之后,饶有兴味地笑了两声。
椅子啪地落地,神威转过九十度,两脚落至地面。从阿伏兔身后的课桌上拿回自己的书,塞进课桌旁挂着的单肩包里。
「我去别的地方歇会儿,记得让她努力地找到我哦。」
「找不到,今晚不给饭吃。」
「哈哈……说笑的啦。」神威背着包走远,脚步声极轻。

神乐在夜工大门被两名门卫拦住。一副圆形眼镜,白色校服平整干净。
「小姑娘,这儿可不是随便进的啊,你看看这学校,这是为了你好啊。」
神乐指了指自己的脸,「您是看着我像优等生又是小姑娘怕被你们学生打哭?」一笑,「谢谢了,不过我还是要进去。」说罢无视了门卫径直往里走。门卫手臂一伸,又挡住。
「你进去干什么?」
「很普通地来找人啊?找——人——」
神乐本打算安安静静地进了校门友友好好地去找神威,没想到连进校门都这么困难。心里想着要不然强行突破,却偏偏穿的是校服短裙,而运动裤还湿答答地在家里晾着呢。
——『干架还是运动裤。』
神乐捏了捏拳头。她可不想下定了决心来主动找神威却因为进不了校门而中途放弃。虽然着装不太方便,但已不能像lady一样地进入学校了。那么——
「啊,没事,让她进来吧。」
阿伏兔来到学校大门,示意门卫放行。
门卫一看这熟悉的脸,话不多说干脆利落地拿开挡住神乐的手。揶揄两句,「你小女朋友?」
「话可不能随便说。」阿伏兔干笑两声。
「我才不是大叔控呢。」神乐耳朵灵敏。
「我只是长得显老而已啊,才不是大叔啊。」
无视了阿伏兔的控诉,神乐径自走向教学楼。
「小姐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你在找你大哥的路上可能会遇到不少障碍,请做好热身活动免得造成运动损伤。」
神乐看着几个脸色不善正在接近的男生,一脸了然。
「啊,真是的,我只是很友好很普通很单纯地来看望一下自己的哥哥嘛,为什么搞得像我来单挑一样?」
「恩?不是吗?你不是来单挑的?那你来干嘛?」
神乐对几个男生做了个停的手势,专心跟阿伏兔解释。
「我不能来看神威吗?妹妹来哥哥的学校看望哥哥很不合常理吗?」
「别的兄妹是,你们可不是啊。别的兄妹能干架干到进医院?」
「那也不是什么大伤啊?我们俩关系好到进医院都一起。怎么样?特别好吧?而且那是他先动手的,不能怪我还手。翻身农奴把歌唱你知不知道?」
阿伏兔想起四个月前神威头上裹着纱布来上学的样子。那场景可真是少见的。一天统治夜工的人,跟妹妹打了一架,头上就裹起纱布了。而神乐手腕骨折,安静了一个月。阿伏兔想那个过程大概极其戏剧化。那之后阿伏兔才开始了解到神乐的存在。但,还不够了解。因为他们兄妹的关系极为——难以捉摸。
「就算你不是来单挑的,你大哥订下的游戏规则已经生效了。」
那边几个人看着二把手和少女,在对话里面把人物关系听了明白,对着神乐这张与神威极像的脸,满面春风地站成一排微弯下腰对着教学楼门口伸出手,「请上去吧,妹妹大人。」
「狗屁的游戏规则。」神乐朝阿伏兔得意地一笑。

夜工教学楼的外墙上被喷漆涂得凌乱无比,内部也全是涂鸦,但细看之下,墙体崭新牢固,走廊干净得令人惊讶。
「我还以为你们这里面会像垃圾场一样呢。」神乐对阿伏兔说。
「好歹是个学校,怎么可能啊?……不过的确是很容易给人这种印象。」
「原来如此,所以那家伙才不去银高选了这里,好战的家伙很多吧?真是混乱啊。不过是他的喜好我也只有尊重,而且妈咪只要他的成绩够好总是由着他来。」
一路看过去,一堆宣战书之类的东西,还有一堆告白的蠢话。
擦肩而过时,顺手解决两三个游戏参与者。阿伏兔仅仅旁观。
「恩?」神乐听到某处传来了钢琴的乐声。

「你觉得,像他那样的人……为什么来这个学校呢?这儿除了垃圾就是陷在泥淖里无法脱身的人。你好好了解过你的哥哥吗?」
神乐听了一怔,思绪飘回四个月前。

「我喜欢你啊,小神乐。不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喜欢,而是对恋人的,想要把你揉碎了掺进我身体里的那种哦。」
神威用着极其温柔的语调,说着令她意想不到的话。
——他,神威,会说这种话?骗人的吧。
神乐脸部肌肉不受控制地颤抖,眼圈迅速地红了,「不要再戏弄我了,最讨厌你了。」
「我没有戏弄你哦。」神威向她走过来,身上混合着女人的香水味和浓烈的酒精味。神威把她拖到床上,欺身压上。
「混蛋,以为喝醉了就能对妹妹为所欲为了吗?我还没接受你呢,快下去啊,笨蛋。」
「我不。」神威醉意朦胧地轻笑两声,伸出舌头吻她。「小神乐好甜啊。」左手扣住神乐的右手,右手探进神乐衣服内,温热的掌心贴上她的腰侧。
神乐用左手使劲地推开神威。
「这手真碍事啊,是吧?」神威抓住那手暴力地一折。
「呜——」
神乐随手抄起某个物件往神威头上砸去。
「清醒一点啊,混蛋。」
是神威送她的大英百科全书。
血从书角造成的伤口处滴滴答答地流出。

「你真啰嗦。」神乐循着乐声往上走。
「是是……那我就不妨碍你了,祝你好运。」
神乐拉开音乐教室的门,但神威并不在那里面。一台录音机运转着播放出音乐。
在门前僵立两秒,接着朝另一个方向拔腿狂奔。

医务室。神威躺在床上透过窗口看着黄昏的云。
想要搬出去住的事果然被知道了,于是那头脑天真的妹妹就找进学校里来。
「神威!」
「啊,终于来啦?」神威从床上坐起来,笑眯眯地看向门口的神乐。
神乐把书包扔在地上,毫不拖泥带水地坐到神威腿上,两手在他颈后交叉,脸颊微红。
「快下去,小神乐。」
「为什么?你能做我就不能吗?」神乐身体前倾意欲索吻。
神威伸手抵住神乐的额头,把她向后推。
「不能,听话哦。」
神乐打开神威的手,把他扑倒在床上。
「为什么?为什么呀?为什么呢?」
「那我听话的话,你会回家吗?」
「不会。」神威一面笑着,一面说出残忍的话。
整个房间内的气氛都冰冷下去,神乐表情僵硬地从神威身上下来,安静地背对着神威坐在床边。
「那我就跟你去住。」
神乐会这么做,神威无论如何也没想到。
「反正我一定要跟你住。」
「有了男朋友再搬出家不好吗?」
「才不会有男朋友……你是故意这么说吗?」
「好吧……那我说给你听——我只要有哥哥就够了」
神威再度望向窗外,压下翻滚着的种种欲望,张开口,「我也是哦。」



「我爱你哟,小神乐。」
Fin.

评论(4)

热度(39)